从大埔运动场到阿提哈德球场(上) :Adrian Kwong

从大埔运动场到阿提哈德球场(上) :Adrian Kwong

Where were you when we were shitty 

大概很多洋球迷喜欢带半点自嘲问这个问题,笔者不下于10次听过这番话, 曾留学英美的Adrian亦然, 笔者也关心他的足球路。

 

A: 家父是我足球的启蒙老师,大概读小学的时候,收看比赛直播早已是我家的亲子节目;所谓无仇不成父子,我在14岁时选了入城,跟他对着干,(他是曼联球迷),别认真,当时是2007年,或者是因缘际遇,曼城当时的踢法吸引我, 所以从云云众多英超雄狮中就挑了曼城。

 

谈及这段父子关系,Adrian 自豪地表示:我们从未试过因爱队而磨擦,因为大家都懂得尊重彼此选择,我们连牙骹战也未尝一次,何况老父是我最尊敬的人。 

 

Here’s for you Vincent Kompany 

家父是影响 Adrian 最深的人,然而他最爱的曼城球员也跟他背景相近孔柏尼 (Kompany),现曼城队长,其岳丈也是曼联迷。

 

A: 应该喜欢孔隊的恐怕都是已有一定年资的城迷,时常怀念他的当打岁月,年纪轻轻已独当一面,带领曼城走过暴富难睇之路,这几年他饱受连绵不断的伤员,其实身为支持者也身同感受, 然我最欣赏的是他的善心:成立一个Tackle for MCR 的慈善基金支持曼市无家者,也不时支持家乡的足球发展,对我而言他不只是一个球员,也是学习模楷。

 

谈到至今孔隊尚未有续约的消息,Adrian 面色不禁一沉。

 

A: 在商言商 - 球会是商业机构,不是慈善组织,年龄和伤员肯定是高柏尼续约的绊脚石,如果来季他未能以球员身份留队,除了无奈接受也没其他法子,但我深信日后他或会以另一个身份出现于球会,也许是球会大使之类的公关职务, 事关这十多年他建立形象亦十分正面。

 

访问开初,笔者穿上一件高柏尼印字的球衣,Adrian 眼神不禁打量好几次... Adrian 你没有印过吗? 

 

A: 没有,真的没有,我一直觉得club is bigger than anyone ,所以我从前所买的球衣,没一件印号码和名字,直至上季才印了第一件 #47 科顿,如果高柏尼离队,我可能会印一件 #4 高柏尼。

 

My shirt

收藏球衣也是Adrian 嗜好之一,跟一般城迷无异的是几乎每季他都会买下当季的主场,作客,也不时网购往日的曼城球衣,这两件是我的All time favorite : 11/12 主场 和 13/14 作客。 Adrian 不讳言Umbro出品是他最欣赏。

 

A: 11/12 主场那件先别谈那季夺魁与否,球衣上的音频花纹也是历年罕见,这种心思已比其他制造商略胜一筹,至少不是那种一式一样的组队套装,各队分别仅止于球衣颜色,而且蓝白配色也是我本身喜欢的,这件是我All time Favorite,当然九十年代Umbro 驰名的暗花系列也是我钟爱,我不时留意二手市场有否出售,行动尚未结束,所以我也有买复刻版当一尝滋味。

 

所以几乎全部的复刻版你都买过,你不是买了一件St Mark's 的复刻纪念版球衣吗?

 

A: 前年在英国留学时,我特意买了 St Mark's 那件,主因是13/14 那件作客,虽然Nike 的设计不是我最喜欢,但该件球衣在发布地点是香港,球队首度穿起参与的就是访港赛事:(英超亚洲挑战杯)对我而言除了是香港情谊结, 也就是球衣本身是带有St Mark's 十字架的隐喻,所以这件作客是我其中一件最爱。

 

小结

时间大概是晚上的七时许,Adrian 煞有介事问道:现在几点钟? 我要更衣了! 那天晚上他其实是约了同属「老乡」到旺角大球场支持他的「家乡球队」:大埔FC - 由大埔到旺角,不过是距离6个车站,约20公里,驾车大约15-20分钟 ....

 

A:「不好意思,我家没有你呎码的球衣,稍后要你自备绿色球衣跟我们坐了」

 

笔者:「没关系,家里多的是,我也预备了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