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民故事: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——Mr. Knowles(上篇)

城民故事: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——Mr. Knowles(上篇)

2019年7月24日 (香港)  Trafalgar Brewing Company 下午2点  

这天下午,香港湾景中心平台热闹非凡,沿途经过的白领都议论纷纷,远处已见到一众蓝衣人站在餐厅门口,他们围住一个外籍人士 ... 他是 Mr. Knowles 球迷会主席,那是官方球迷会和球会合办的赛前球迷活动预备工作,也是他与一众活动干事辛劳数周的成果,见惯大场面的他挂着一副从容不逼模样,温文尔雅向众干事作行动简报 ... 

"我知道大家这数周都很辛劳为球会,球迷张罗,我实在为你们感到骄傲,是日活动指挥是 - 阿雨, 他会全权负责今天的流程,我知道你们认识良久,而且都是兄弟班,所以更加要好好的合作! come on Hong Kong Blues" 

年逾五十的他来自英国,面容头发都留了一份岁月痕迹。 他说的阿雨则是一个很热血的本地年轻人,一鼓作气吐出句: 「手足开波! 搵一个帮手拎架生,搵两个左右扯高支Banner... 阿仔,帮我拖2米电线 .. 」

大家似乎早已知自己岗位,没多半句,笔者也被他们的气氛稍稍感染到。

Mr. Knowles 笑道:「他就是这个样子,平时很爱插科打浑,但做事却份外认真。 」哈哈哈! 招牌笑声背后,慢慢道出了他这辈子的城迷故事 .... 

我们一家已将香港当成是第二故乡 ...

K: 我来了香港差不多19年,当初只不过希望转换一下工作环境,没料到在这儿落地生根,儿子也出生在香港,我们一家已将此地当成是第二故乡,这儿也是我这辈子待得最长的地方,家乡才18年,后来伦敦,东京,利兹 ...... 我就是喜欢居住在大城市,四通八达,人的视野也会变得宏观和不同。

香港曼城官方球迷会是香港其中一个华洋比例均等的球迷组织,面对华人团队,会长却没有这个烦恼 ... 

K: 虽然我外表是英国人,其实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香港人呢! 看不出来是吗? 你知道吗? 叉烧是我最爱的食物,在港出席囍庆活动,我还会穿上红唐装衫,(编:不是红蓝誓不两立吗? )所谓入乡随俗嘛! 我从不抗拒异地文化,也喜欢与当地人打交道,所以干事团队中,我一直秉承前人的华洋集结传统,大家鲜有意见不合,也喜见这几年渐多的本地人加入球迷会。

我老父也曾当过球迷会主席  .. 承继祖宗开枝散叶

K: 出生六十年代的我是家族第三代的城迷,还在襁褓时候,我分不清楚哪队是曼城,哪队是曼联,那年代红蓝球迷都没有太过壁垒分明,一家人有蓝有红或言同市光荣论比比皆是,不过我家上下都是城迷,祖父常跟我讲, 他曾带爸爸去看1934年的巡游,家父见证过1956年足总杯夺冠一役,我和他一起见证1976联赛杯夺冠一役和及后的巴士巡游,这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回忆。

这就是我们的Family Day... 也许当时我们年纪小

那些年我基本上每周的家庭活动就是去Maine Road Stadium与家人一起观战,当年尚未有季票,老父习惯是每逢开赛前一刻才购票入场,当年球场几乎所有位置我都坐过,有时候滞销的门票更会免费益街坊,现在已经不可能了, 老父引领我踏上城迷之路,他曾经也是球迷会主席,至于幼子就是由我引领。 所谓:代代相传,我们首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入三代同堂入埸是2004年初,一起进入新球场(现称:Eithad Stadium), 后来不久家父便仙游。 今天我带幼子一起见证过足总杯决赛,2011/12夺冠一刻。

我也有段日子忘记曼城:童年时我与你一双双走到阡陌上

K: 我的第一张季票大约是初中的时候买,那是一个身份象征呢! 我们特地买Kippx 看台,当年那是个只供企位的看台,而且保护设施也落后,后来在1994年左右改建,回想起位置上其实很危险,但气氛却是无与伦比,也是永世难忘。

你在曼彻斯特的日子真的一场不漏吗?

K:非也,我也有段日子忘记曼城,大约是高中的日子,我经常流连Disco ,鲜有入场,后来迁往伦敦升学,入场机会更少,甚至放弃了季票,但间中球队作客伦敦时,或者回曼彻斯特,我有入场,后来我去了日本工作,当年没有互联网, 日本也鲜有播映英超,只有每次回乡时重温故梦,所以说起来也有点面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