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迷故事:曼城男儿 - Nick (上)

城迷故事:曼城男儿 - Nick (上)

结识Nick大约是2019年的夏天,当日曼城东来献技,这个首度来港工作的英伦大男孩,独自在铜锣湾参与由球迷会统筹的巡游大队,与一众城迷步向大球场,途中他与几个不认识的洋球迷一同大展歌喉; 务求将入场气氛与家乡睇齐,不过附和的城迷其实不多,有些途人甚至侧目。

2022年的英超煞科日,这大男孩充当起笔者的导游。 「兄弟,稍后回到曼彻斯特,你沿途尽管放声地唱打气歌吧! 不要害羞,这是我们传统。」 由伦敦出发往曼彻斯特的列车上,Nick道出他的城迷故事。

N:你知道吗? 从我自出娘胎已是城迷,我与之前几个受访嘉宾一样 - 我家三代也是城迷; 我主要受祖父影响,祖父是个很忠心的城迷,他几乎不会错过任何曼城比赛,尤其是主场赛事,每次他总会隆重其事,当年他正住在Clayton,距离现时球场不远的地方,基本上我们都是步行前往球场,直至祖父离世。

笔者所认识的一些当地成长的球迷,总有些令人眼前一亮的收藏品,但Nick答案却出人意表

笔:第三代的城迷! 那你肯定有不少曼城球衣及精品珍藏,我相信你不会介意让我明天光临府上大开眼界。

N: 兄弟,别开玩笑,你香港老家的收藏品比我多好几倍呢! 我老早忘记父亲和祖父买过些什么给我,好像是有一件First Advice赞助时期的童装球衣,当时我大约11岁。 噢! 待会问一问老父,真的忘记了,其实我家不常买球会周边产品,还记得我们一起在香港日子,我常着你和阿彭替我买球衣。

笔:所以当你成年后,也变得很少买球衣,甚至,甚至反过来问身处彼邦球迷会的新朋友?? 

N (不禁尴尬地笑)如果以球衣数量作为忠诚指标,我恐怕完全不合格,因为我真的很少买球衣,不是价格问题,有时是款式和衣着配搭问题,而且在英国,我们只会在比赛日或者出席足球活动时才穿上球衣,但在香港 - 穿着球衣似乎是一种时尚的表现。

列车到达曼彻斯特后,Nick 与久违的父亲来个深情拥抱,毕竟父子已有两年没见,随后我们仨先后在Citylink车站先后遇上球会大使:迪哥夫(Paul Dickov)和曾效力过两军的前曼城守门员:吉文(Shay Given) 。

Nick 不禁笑道:兄弟,你老朋友呢! 还要跟他来个selfie 或签名吗?

迪哥夫可算是笔者其中一个访问次数最多的前球员,对Nick和他父亲而言,迪哥夫则像老街坊一样,大家仍会互相寒暄一番。

笔:你真的有入场看过迪哥夫作赛? 他似乎是属于你父亲年代的球员。 

Nick: 其实我第一个喜欢的曼城球员是肖恩·莱特-菲利普斯,你听过吗? 他是我儿时偶像,当年曼城仍是中下游时候,他在右边一夫当关,为曼城力挽狂澜,也为曼城带来过不少精彩的入球,我是SWP 100%的球迷。

笔:100%球迷?! 你有否买过他的球衣?? 

Nick 不禁一脸尴尬: 又是球衣 ... 我其实没有任何SWP的球衣,其中原因是自己不太喜欢穿些印上球员名字和号码的球衣,我好像只有一件印上卡洛斯特维斯的Umbro球衣。 我知道你稍后肯定会疯狂购物,切记不要在专卖店逗留太久,反正完场后我们还有时间,从乘客人流大可推测,今天肯定全场满座,免得浪费时间排队入场。

笔:其实你有没有尝试向SWP索取过签名??

Nick: 我真的没有,以往在球场外成功野生捕获曼城球员机会很高,尤其是完场后,球员与球迷之日距离很近,现时则因保安理由机会清零。 然而我唯一的一次索取签名对象其实是时任领队曼奇尼,我当时住在Alderley Edge,一次偶然机会下在Costa Coffee 遇上他与同属曼城助教的柏列茶聚,我见机不可失,侍应也借我签名笔,结果当然 .. 意思你懂的。

在前往球场的车程上,Nick 这个大男孩展现了像小球迷期待观战的笑脸,同车的人分别穿上不同年代的曼城球衣,大家纵不相识也会七咀八舌地搭讪问好。

Nick: 兄弟! 这是曼彻斯特,这是我们的城市!

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