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年前的今天,对于这些城民而言有着极其特别的意义

20年前的今天,对于这些城民而言有着极其特别的意义

1999年的5月30日永远是他们最刻骨铭心的一天,并非同市光荣论,而是那场胜仗标志曼城走出九十年代的黑暗岁月。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今天英超盟主却是天蓝色的一方,但这二十年前的回忆,他们却历历在目。

当日曼城正选球员:保罗迪哥夫(Paul Dickov):1999年那场升班季后赛是我职业生涯,甚至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役,相信其他城迷亦然,对吗? 

家中三代城迷,年届70岁的David Kitching:那天我跟幼子Michael正是温布莱座上客,很面红,当时接近完场,球队仍落后,孩子心碎了,已离开球场时,闻球队追平,我们重回球场,幸好当值警员通融, 让我两父子见证这历史时刻,感恩。 你当年没有去温布莱吗? Stephen? 

现曼城深圳球迷会主席:Stephen Richardson: 我没有去温布莱,当年我住达宁顿(英国北部),那天需要在家照顾仍在襁褓的幼女,只有在家中看直播,当曼城射入12码球后,我兴奋得大叫,吓得女儿哭起来,想起也逗笑。

曼城香港球迷会资深会员 - Phil Jay:是吗? Stephen? 当天我在香港,对我真的很爱上班 .. 我透过IDD由收看直播的老父口述比赛过程 ... 120分钟几乎无间断,当赢得升班资格后我两父子疯了一样,收到的电话费单却令我乍舌。

曼城香港球迷会资深会员 - John Dutton, Phil Shirley : 不止你一人,Phil,我们当天也在香港,我们收听电台广播- BBC 的海外服务,不是网上直播,而是传统收音机,那天好像是摘要式广播,即每隔一段时间公布赛果 ,比赛情况之类,直至十二码一刻我们简直透不过气来。 Mark 你当年未来港且是季票持有人,你不在现场吗?

曼城香港球迷会资深会员 - Mark Powell :当天我正好与妻儿往美国渡假,尝试在当地找直播,当然无功而还,只好打电话给亲友,先是失落,后来当然是 ... Mark 以笑声掩盖一切。

家族两代城迷,曼城 Hazel Grove 球迷会资深会员 - Rebecca Humphries,我当年仍是小学生,其实爸妈都没想过曼城会成功打入季后赛,所以一家去了法国渡假,行驶途中家父不时停下致电亲友查询,后来得悉赛果, 我们疯狂在车上庆祝。 John 我肯定你当年在场。

家族三代城迷,现曼城深圳球迷会成员:John Acton: 那场胜仗使我们一家都走出阴霾,那期间祖母正好与世长辞,全家都活在一片愁云惨雾下,原先我们约定祖母一起捧场,胜仗可算令全家重现久未展露的笑容。 Simon 我记得你当天也在。

前曼城香港球迷会成员:Simon Owen: 我告诉你那天是大奇迹日 .. 我当天并不成功购票,我呆站球场门口,希望有人兜售门票,结果有位城迷可能未能通过保安检查被禁入场,当时场内已公布出场名单,我暗替他不值,我见机不可失,与他商量,他竟然把门票以原价转让给我,他说宁愿卖给城迷也不愿浪费, 闸口当值的警员很潇洒讲:我甚么都看不见,年轻人请赶快入场! 赛果我都不用多提。 Dan 你成功买票吗?

前曼城香港球迷会成员:Dan Figg:我当天同样没有票,因为一票难求,只好在场外买黄牛,那天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天,也是我一生最难忘的一天,我见证过曼城赢1976年的联赛杯锦标,也亲历了富贵后所有决赛事, 但激动程度远不及这场,去到完场前仍很失望,因为你不知道曼城下季有否机会再打入升级季后赛,真的准备离开的一刻,奇迹果然出现了! Fight Till the end! 会长你好像还未离乡别井工作。

现曼城香港官方球迷会主席:Greg Knowles: 当日我跟朋友也在场,当年没有网上订票和电话订票,你只得大伙儿在球场门口排队,毕竟曼城差不多18年没有入过决赛,所以球迷会都无人有统筹经验,我们最后坐在龙门后面的高看台, 纵使落后2球也我仍想留到最后一刻,故有幸见证了所有的入球 (其实有不少人已离场)场内的城迷大部分都疯了! 完场后不少人在球场附近庆祝,更有人跳进Trafalgar Square 的喷水池中狂欢,场面墟冚。 虽然今天曼城是温布莱常客,我刚刚也见证曼城拿下足总杯,廿年后感觉是两样。

1999年的5月30日永远是他们最刻骨铭心的一天,哪怕是二十年,三十年还是五十年后,他们仍会把这故事代代相传下去。